八一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宇子之谶 > 第33章 彼得事件

第33章 彼得事件(1 / 2)

“心曼,二十一年了。咱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不能原谅我吗?”彼得转过身来,看着蒙心曼,满眼温柔地说。

“你脸皮真够厚的。谁是你的孩子?别在我的孩子面前胡说八道。”蒙心曼仍然满脸的严肃,“快走快走,现在没时间和你磨叽,子墨还在生病呢。”

后面的两句话,明显语气缓和,而且还令人遐想。

床上的子墨隐约听到了什么,惊得眼睛大大的。

“好,好,好。心曼你先忙。可别累着了。千万别累着了。照顾好咱们的孩子。”回头看了子墨一眼,道,“子墨,叔叔先走了。好好养病啊。”

“叔叔,你不许耍无赖,我的事情对你讲了,你的故事还没有讲啊。”子墨的小嘴翘了起来。

“哎呀,你没看到吗?你妈不欢迎我啊。我的故事你妈都知道,要不你问她就行了。”彼得笑着偷偷指了指蒙心曼。

“你到底走不走?害了一个还嫌不够,还要再祸害一个吗?”心曼顺手拿起床头的一条毛巾,在彼得的背上高举轻落地抽打,彼得夸张地躲闪起来。

彼得离开后,蒙心曼坐在子墨身边,看着女儿翘起小嘴,满脸的不疼快,问,怎么了?是不是侯爵对你说什么了?

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想和我交换彼此的故事,我患病的经过都给他讲完了,可他的故事还没有开始就被您赶出去了。我的咯娘老子,您搞清楚状况没有,彼得可是邦联体侯爵,目前代理公爵执掌整个邦联体,人家的级别相当于历史上的总统或国家元首,您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不,是不是太没有修养了?子墨盯着母亲的眼睛看。

好像生怕母亲跑了,追着问,蒙心曼女士,看你俩的样子,是不是真的那样有故事,我怎么发现有点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再者,您的宝贝女儿难道真是别人的女儿,那咱爸不知道吗?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老妈,您就对我说说吧,我保证替你保密。

蒙心曼正要数落余子墨,传来敲门声。

进来的是秘书乌玺。乌秘书很有礼貌很客气道:“夫人,打扰了。您和小姐有什么需求,只管吩咐。要是您不便吩咐,门外值班的保安随时都会为您传达。这也是侯爵的意思。另外,点揆侯爵大人命人把落下的给小姐准备的礼物送来了。”说完礼貌地把礼物送到余子墨的床头,恭顺地站在一边等候回答。

“乌秘书,这里没有什么夫人小姐,咱普通老百姓没有那么多讲究,您请回吧,谢谢你的好意。”蒙心曼虽言辞尖锐,但仍不失大方得体。

“妈,你就别生气了。你看彼得叔叔多有心,我已经闻到了红肠和鱼子酱的香气,冰激凌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彼得叔叔的速度真是快啊。秘书先生,一定代我谢谢彼得叔叔。”余子墨高兴地对乌玺说,“您先请回吧,我们暂时没有什么需求。”

这个下午,对这位新闻一姐来说,许多事情,来的太突然,太意外,太不可思议。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如此重磅的信息不期而至,她明显有点接不住接不稳、被砸着了的感觉。

如果彼得侯爵说的是真的,那母亲蒙心曼在她心目中的谜团进一步放大。

在医院这么多日子了,第一个问题她就没想清楚,甚至脑壳都想痛了也想不出结果:老妈干嘛要让自己装病?

但是,装病是逃不过医生的眼睛的,老妈又使用什么高招让医生深信不疑,甚至骗过了医院的仪器呢?看来老妈还真有两手。

现在,又冒出个自称生父的人,而且还不是一般人。点揆大人彼得侯爵,这可是邦联体最高领导啊。老妈并没有竭力否认,反而话里有话地似怪实娇地驱赶侯爵大人,如果不是有那层关系,天底下有哪个女人敢于做出如此大不敬的举动?刚才,乌秘书叫得那么顺口,一个底层的物业管家,怎么会知道人家深门大院的侯爵大人秘书姓乌?

而且,彼得侯爵的言行恰好佐证了自己的猜测:他们之间必定有过一段纠缠不清的关系。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老妈并不想揭开往事的伤疤,彼得侯爵明显的旧情难忘。所以老妈会尽量回避,彼得侯爵囿于职位和个人的影响,并不会纠缠,更不会公器私用,有所图谋。好奇心在这个二十一岁少女的心中生根发芽了,不探个究竟余子墨岂肯罢休!

······

彼得临时起意来看余子墨,并没有想到会遇上蒙心曼。子墨的病因他心里有数了。偶遇昔日的断肠人,原本在心底闪烁不定行将熄灭的火种再次被引燃。尽管他早就知道蒙心曼在公爵的官邸做管家,或者说是公爵放心的大管家,但是他并没有通过蒙心曼接近公爵夫人的想法。在他看来,无论是公爵夫人还是心曼,一定把他视为公爵的对头。

但此刻,这一想法完全成熟了。甚至,他已经设计好了再次让蒙心曼惊诧的桥段。彼得深知,自己虽然和蒙心曼有了孩子,但是他并不完全了解这个女人,总是觉得她的心大而深,就像大海一样,波澜壮阔,却又阴晴不定。这也正是这个女人让他难以忘怀的原因。

蒙心曼此刻的心情和彼得一样,平地波澜。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权倾一时的男人会来看望余子墨。她怎么也猜不透他来医院的原因。他知道余子墨是他的女儿?这算不上理由,他应该早就知道。而且女儿这次只是小病,身居高位的他根本无须亲自前来。他是想借机见到蒙心曼?也说不过去,以他的身份,想见蒙心曼,那是随时可以选择的。他知道子墨和公爵的关系,而他却没有掌握公爵的行踪,想借探视子墨的机会,打听公爵的消息?这一点倒是有可能,但记得子墨刚才讲过,这个叔叔最关心的是她得病的过程?推测到这里,蒙心曼才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这家伙真是为子墨的病情而来。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女生的病,竟能引起最高领导层的关注,看来,这“病”已经关乎大局了。而这“病”,全在乎蒙心曼一手掌握,思维一步步走到这里,蒙心曼已经成竹在胸了。

彼得离开约一个时辰,天色开始转暗。蒙心曼收拾好饭盒里的碗筷,问子墨晚餐想吃什么,自己要先回官邸,晚餐可能晚一点送来。子墨说没问题,还打趣道:“妈,今天你的气色好多了,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咱们蒙心曼女士怎么看都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了,害起羞来脸说红就红了。”

“你个死丫头,拿你老妈开玩笑,小心我打屁股哦。”心曼嗔怪地数落自己的女儿。

“你打吧,打吧。”子墨一下掀开白色的被子,撅起圆滚滚紧实的小屁股,“你敢打我下次我就告诉彼得叔叔,你怎么打我的就让他怎么打你。”

“小丫头片子,你还反上天了不是。老娘倒要试试看。”嘴里不停数落,冷不丁一把扯掉闺女的裤子,露出了肉肉的白花花的屁股,猛地一巴掌拍在上面。

随着“啊”地一声尖叫,余子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躲进被子里,只把脸留在外面。

“我的妈呀,你还真敢打!这可是你亲生女儿的屁股,是肉做的呢,也痛呢。”子墨哭笑不得地对着心曼喊叫。

“哦,是肉做的?我还以为不是呢。这一巴掌是要告诉你,我是你妈。别以为你是大姑娘了老娘就不敢打你了。长点记性吧,子墨姑娘。”蒙心曼一本正经却又忍俊不禁。余子墨只是“哇哇”发出不平的尖叫声,左右快速地不停地摇着头,显然觉得大姑娘被人打了屁股是件很羞耻的事,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亲娘老子。

最新小说: 柳定大荒 修士修世录 神泪下的孤城 我的苏莱曼时代 星际探索 小丑竟是我自己 大梦仙觉 一刀妖神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