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宇子之谶 > 第63章 参不透的玲珑局

第63章 参不透的玲珑局(1 / 2)

能掌管华隆高科如此庞大的跨国企业,戚泰祥绝非常人。

说实在的,当年的戚隆华对老爹并没有多少特别的记忆。这见人就笑眯眯的老头,真的就那么厉害?

大脑对过去几十年的记忆,有点选择性遗忘。

对于自己从戚隆华到彼得的过程记不太清楚,后来池心碧怎么就成了华隆高科的董事局主席,而不是作为儿子的自己,是谋逆还是举贤。戚隆华怎么也想不起来。像是选择性失忆。

但是,地球邦联体成立之前,咱彼得是名副其实的华隆高科掌门人。这中间又是什么来龙去脉?

记不清就记不清吧,那些烂事过去了就算了,只是这走第二遍,我堂堂华少得清醒才对。

老爹戚泰祥有一个本事,他是真学不来。华少不得不承认。这可是天大的本事,恐怕除了人,老爹都能做到起死回生。

除了绝对的控股,身为董事局主席的他,别具心载地成立了一支活跃在世界各地的影子团队,这个团队的成员到底是些什么人,无人知晓。他们负责企业经营之外的情报收集、问题公关。这个团队的人员数量,个人档案、活动规律,考核指标,经费预算等,直接由戚泰祥负责。平时这些人并不需要集中办公,只有在需要的时候,而且必须是接到戚董本人的电话通知后,才准时从四面八方飞赴指定地点,接受任务,之后,又迅速消失。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他们之一可能是你的朋友,也可能是你的邻居,或者可能是正在世界级大会上发言的某某科学家,其中可能还有诺贝尔奖获得者,也不排除有刑满释放人员、现役的将军或特种作战人员。他们像影子一样的存在,彼此互不认识或者不知情但不得打听,每个人享受天价的酬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心甘情愿服务于华隆高科。

曾经有人咨询华隆高科传说中影子团队的事。得到的回答是:“有这样的事?咱没听说过。要不您问问董事长,看传说到底是真还是假。”

人家不敢问。董事局也没有人敢问。

华隆高科高管只知道,为获得某国国家税务和审计系统互联网内部架构构建和特种加密设计的中标权,在有欧美几个老牌计算机强国专业团队参与,几个重要要部门负责人被收买,故意设置障碍的情况下,面对中标无望,戚泰祥亲自出马,让一小时后即将发布中标结果的消息无限期延期,不到三天,几个竞争对手主动退出竞标,华隆高科自然中标。暗中收受好处的部门负责人满脸绿光,却又无可奈何。

凯旋的戚泰祥,脸上依然是招牌式的微笑,还是那个笑容可掬的慈祥老头。

几个贴心的随从悄悄问,董事长,面对无望中标大局已定,您老是怎样翻盘的。

戚泰祥还是波澜不惊的笑,很平常的笑,笑过之后,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

“若果要做诗,功夫在诗外。”

知道是谁说的吗?

大诗人陆游。

知道他是哪朝哪代人吗?

南宋。

南宋是怎么灭亡的?

没有人回答。可能是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三两句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

南宋可以不被蒙古人打败的。

这是戚泰祥的声音。众人正要洗耳恭听,忽然没了下文。

大伙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性格。思维跳跃,说话留半句,给人留下思考的余地。

这个典故,当年的戚隆华好像也听说过。这小子想了半个月实在想不到答案。趁着单独和老爹相处的机会,神神秘秘问:喂,老爹,那个中标的事,您是、到底是如何翻盘的?这么大的事,涉及到一国的利益,还有人敢徇私?不要命了?全国的眼睛都盯着呢,卖您的账?

看着儿子幼稚可笑的表情,戚泰祥沉吟了一会,像是告诉了儿子原因,又像是什么都没说。

他说,华仔,还记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吗?王是什么?终究是人,是人就有弱点,有弱点就怕被擒,就敢于冒着死的危险拒绝被擒。懂吗?

“嘿嘿嘿,老爹,有点绕哦,其实、其实还是不太懂。”戚隆华不好意思傻笑着说。

“没关系,慢慢会懂。傻小子诶,你老婆比你进步快哦。”戚泰祥站起来,慈爱地拍着儿子的肩膀道,“你要是能少玩点就好了。”

充满思索的企业总是充满活力的。

比如池心碧,这个懵懂闯入的女人。

不管她居心何在,放弃收入丰厚的银行,一头扎根到华隆高科的底层,一声不吭不要命地工作,尽管戚隆华被她迷得五晕六素,但她从不拿自己是戚家人说事。她的工作伙伴没有一个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都以为她是公司新招的大学生,如此卖力只不过是为了留在待遇优厚的华隆。单就这点,暗中观察的戚泰祥开始对她刮目相看。

华隆高科在互联网业一家独大的时候,戚董高瞻远瞩地开始了产业扩张。而扩张的领域恰好是死对头——西海航运的主营业务:远洋航运。

商场如战场,单就这点看,戚泰祥就要比西海航运掌门人赵启正更具战略眼光。不管怎么样,先把手伸到别人的领地再说。

让戚泰祥纳闷的是,赵启正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养子赵秉国继承家业,而任其去大学当了一名教书匠。而且,据说这赵秉国智商极高,堪称人中龙凤。

对手把这个迷留给他,谁会想到,若干年之后,这两位公子竟有了微妙的关系。

不到两年时间,华隆高科凭借良好的人脉,已经在内地掌握着好几个沿海货运码头,软硬件设施都处于世界一流水平。

尽管大部分的装卸已经实现智能化。每每有货船靠岸,码头上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但一个偶然的机会,戚泰祥在例行检查中发现,视频里好几次出现一个身着蓝色工装、顶着烈日穿行在不同的航运码头的年轻女子,单纯从女子的着装看不出她的身份,质检员?导航员?统计员?戚董问身边的骨干,都摇头。

这个女人动作雷厉风行,知道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每一步都是在重复操作手册中的规定动作。而且,对流程十分熟悉,检查仪表一丝不苟,观察龙门吊起降货柜定向、转向、进仓、出仓、最佳仓位选择等,对标准时间和标准动作的把控严格到秒。烈日下,她的蓝色工作服几乎被汗水湿透,但她对各机位、各组件,货轮依次进港的泊位调度等等严格按程序操作,决不擅自减少标准动作。认真踏实的工作作风让人敬佩。面对整齐码放的货柜,一排排长臂飞舞的龙门吊,这个女子孤身独立,庄严审视这一切,远看真像是将军在视察他的部队,满满的都是热情和骄傲。烈日下显露出来的强大气场,为华隆高科多年来少见。戚泰祥陡生骄傲之情,尽管暂时还不知道她是谁。董事长的骄傲是为公司有如此出色的员工。

后来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池心碧。戚泰祥释然,儿子戚隆华忽然远离那些涂脂抹粉的妖艳女郎,看来得归功于这个埋头苦干的女人。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一时看不懂,但爱子因之而出现的变化已经给出了最佳答案。

最新小说: 柳定大荒 修士修世录 神泪下的孤城 我的苏莱曼时代 星际探索 小丑竟是我自己 大梦仙觉 一刀妖神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